博鳌亚洲论坛2019年年会深度报道(二十七): 减税的逻辑#标题分割#减税是财政在发力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指出,按照经济学的基本逻辑,所有的减税都是逆周期的。当经济处在下行的时候,企业面临各种困难,包括税收。这时候,财政政策要减税。经济处在上行的时候,财政政策要加税。财政政策的核心和应有之义,是以逆周期的方式,维护宏观经济的稳定。此次减税,财政政策发挥了它应有的逆周期调节作用;整个中国的宏观经济,恢复了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共同作用的架构,令人欣喜。从各国实践看,财政政策在稳定经济方面的效力,是大于货币政策的。从长远看,要辩证地看待税基、税率、税收收入的关系。减税是放水养鱼。企业的利润增大了,企业的活力增加了,经济就有了活力,税基就会扩大。减税,在短期内会减少税收。从长期看,却使我们的税收收入有了更加稳定的微观基础。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贾康说,财政政策的逆周期调节,依各国税情不同而不同。美国以直接税为主,其个人所得税实行累进税率,因而具有自动调节作用。比如,经济上行的时候,个人收入水涨船高,在累进税率下,税负相应自动增加,就可以给经济降温。反之,经济下行的时候,个人收入普遍下降,税负相应自动下降,又给经济升温。这种自动稳定器的作用,中国学不来,因为中国实行的是间接税。美国减税,是在自动稳定器的基础上降直接税。中国减税,效果最明显的还是间接税,因为增值税占中国总税收的40%。这次减税,直接的感受是企业税负低了。不仅如此。增值税是一种流转税、间接税、价外税。流转税的税负,企业是可以通过各种办法,转嫁给最终的消费者。中国主体的增值税,最后还是落在消费者身上。从收入分配上看,中国总体来说还是一个金字塔型,而不是橄榄型;上有巨富,中间有不断壮大的中产阶级,但占主体的是低收入阶层。所以,从根本上,本次减税,在让企业感觉轻装上阵的同时,最后也会惠及广大的中低消费者,使更多的低收入阶层享受改革的红利。